? 蚩尤:不可忽视的远古文明缔造者之一_苗学研究_苗学研究_365体育投注短信特约注册_t365体育在线投注_皇冠365体育投注网址 - Powered by JumboTCMS 365体育投注短信特约注册_t365体育在线投注_皇冠365体育投注网址

蚩尤:不可忽视的远古文明缔造者之一

三苗网 时间:2015-01-16 阅读:次 苗歌放颂

? ? ? ?《史记》引《龙鱼河图》曰:“蚩尤没后,天下复扰乱不宁,黄帝遂画蚩尤像以威天下,天下咸谓蚩尤不死,八方万邦皆殄服。”黄帝为什么叫人装扮成蚩尤以诱八方诸侯殄服?这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

诸子百家对蚩尤的论述褒贬不一,以司马迁的《史记》为代表的为贬。

《史记》·《龙鱼河图》曰:“黄帝摄政前,有蚩尤兄弟八十一人,并兽身人语,铜头铁额,食沙石子,造立兵杖马戟大弩,威镇天下。诛杀无道,不仁不慈。万民欲令黄帝行天子事。黄帝仁义,不能禁止蚩尤,遂不敌,乃仰天而叹。天谴玄女授黄帝兵信神符,制服蚩尤以制四方。”

这些话,是儒家正统观念、钦定历史对蚩尤的刻意污蔑与打压,是“胜王败寇”观念作祟,而始作俑者是蚩尤在其家乡曲阜作过战的孔子①;若用历史的唯物观、抛除“胜王败寇”的观念来解读,则折射出蚩尤四射之光辉,反映出蚩尤在农业、工业、天文、军事及社会法理、宗教等领域所作的不可磨灭的功绩。?

一、创建农耕文明

不管哪朝哪代古今中外,人们首先是要解决“吃”这个天下第一大问题,没有吃人们就没有精力去征服自然、改造自然。《史记》载:“《神异经》云:‘西北荒有人焉②……而食五谷禽兽’”、蚩尤族团食沙石子”。《淮南子》:“神农之播百谷也,因苗以为教。《左传·文十八年》说:“缙云氏有不才子,贪于饮食,冒于贷贿,侵欲崇侈,不可盈厌,聚敛积实,不知纪报,不分孤寡,不恤贫匮。天下之民以此三凶,谓之‘饕餮’。”驩兜:“食海中鱼。”现代考古发现大汶口文化遗址有大量窖藏粟粒,而这里正是蚩尤活动的地域,且年代亦相吻合。所有农作物中,粟粒最象“沙石子”,故蚩尤族团及其后裔食之——而此时神农氏(炎帝)尚为解决“饥饿”和“疾病” 威胁而尝百草,其族团尚未发现“粟”类谷物可吃,见到别族吃粟便惊奇地以为是沙石子。且,蚩尤族团食源已相当广泛,不仅仅食“沙石子”,亦食五谷杂粮及肉质禽兽和海中鱼;不仅仅食五谷禽兽和海中鱼,亦播百谷。《史记·封禅书》载:“蒸享无度,民匮于祀”,“享”用食物供奉先人,亦作“宴享”,用食物招待客人,族民食而有余故“享无度” ,这是蚩尤族团对华夏“饕餮文化”所作的贡献;“匮”通“篑”,乃竹筐,族民祭祀时用竹筐装盛祭品。?

二、总结天文气象

耕作必须遵循四季之自然规律,人类活动亦需要顺应天时。《龙鱼河图》曰:蚩尤“变化云雾”。《管子》载:蚩尤“谓之天时之所当也。”蚩尤与炎黄作战,善利用气象变化掩护自己而袭击对方;其族人强壮,得益于五谷丰登,而五谷丰登的前提是必须懂得四季天象,用之指导农业耕作。由于蚩尤在天文气象等领域贡献卓着,人们用他名字冠于天星,《史记》、《吕氏春秋》、《隋书》等均有记载:“蚩尤之旗,类慧而后曲,象旗,见则王者征伐四方。”“有其状若众植华以长,黄上白下,其名蚩尤之旗,类慧而后曲,象旗“旋星,散为蚩尤旗……蚩尤旗如箕,可长三丈,末有星。”

关于苗历,吴心源在《中国苗族古历考》中已有着述,大家可以去看,于此不加引用。?

三、发明铸铜技术,创造兵器,精于兵法

1987年7月,河北省文物研究所在蚩尤北寨下面的深谷中采集到2枚铜镞,经考证是蚩尤时代所用兵器。《同礼·春宫·四师》载:“祭表貉则为神位。”释之为“貂,即师祭也……祭造军法者,祷气势之增位也,其神盖蚩尤。”《吕氏春秋·孟春纪》:记载“未有蚩尤之时,固剥林木以为战矣,胜者为王。”《龙鱼河图》曰:蚩尤“造立兵杖马戟大弩,威镇天下。”《太阳经》载:“伏羲以木为兵,神农以石为兵,蚩尤以金为兵。”《管子》载:“修数十年,而葛卢之山发而出水,金从之,蚩尤受而制之以为剑铠矛戟。是年相兼者诸侯九。雍狐之山发而出水,金从之,蚩尤受而制之以为雍狐之戟、芮戈。是年相兼者诸侯十二。”金即铜,蚩尤得而“造立兵杖马戟大弩”。加之“食五谷禽兽”族民体壮及军法治兵和善用战术,如“兽身人语,铜头铁额”,即利用牛角、牛皮、铜等作战甲,利用气象作掩护,等等,故黄帝“莫能伐”、“三年九占而城不下”、“仰天而叹”,诸侯因此殄服,而历代君王亦尊他为战神、兵主。《史记·封禅书》记载:“……三曰兵主,祠蚩尤。”讲的是秦始皇用蚩尤之道打天下,奉之为战神。同书载:汉高祖刘邦起兵时“祀蚩尤,衅鼓旗”及“祭蚩尤于沛庭。”?

四、创立宗教、法律

《国语》曰:蚩尤九黎“家为巫史”、“民神杂糅”、“民匮于祀”,讲的是人神共处、祭祀频繁。《尚书·吕刑》载:“苗民弗用灵制以刑,惟作五虐之刑曰法。”苗族巫师不仅施法作巫且救病治人,其所唱巫词亦记述苗族历史及教化世人道理,故,其不仅是巫师,亦兼作史官及教师、医生。“灵”作“灵符”,既作驱鬼之符,又为约束人们行为规则之条框。原始宗教和原始法律没有严格的界限,在一定前提下,宗教是法律,法律是宗教,蚩尤用它们约束和规范族人行为,指导族民做人做事,达到族团和睦、社会融恰的目的。

五、首创筑城技术

《黄帝玄女战法》载:“黄帝攻蚩尤,三年城不下。”《通典》载:黄帝攻蚩尤“三年九占而城不下。”此解为“而城攻不下”,此“城”是集居之“城”,表示5000多年前蚩尤族团已筑城而居。《磁平寰宇记》载:“蚩尤城在(安邑)县南十八里,其城今摧毁。”《魏土地记》亦载:“涿鹿城南六里有蚩尤城。”这里的“蚩尤城”指“蚩尤族团所建之城”。曲辰考证:涿鹿县矾山镇龙王塘村南河谷中尚存蚩尤泉及蚩尤兵寨,所有证据表明蚩尤建城是客观事实。据徐旭生、刘起钰、高蒙河等论证,炎黄最初的活动区域在陕西北部高原,蚩尤在山东一带,即蚩尤是本土族团而炎黄为外来族团,亦既炎黄为“游击族团”而蚩尤为“城居族团”,之所称“游击”,是因为其“游”带有军事目的,至涿鹿之野,发觉该地于生存和发展有利便定居下来,于是与蚩尤族团暴发了历史性大仗—— 涿鹿之战。初,蚩尤族团凭借食足、兵强、城坚等有利因素使炎族团和黄族团历战历败,后炎黄联合,终擒杀蚩尤迫使“八方诸侯殄服”。

六、精于治族、明于天道

《管子》曰:“昔者黄帝得蚩尤而明于天道……蚩尤明乎天道,故为使之当时…..”,这里的“蚩尤”应理解为“蚩尤思想”或“继承蚩尤思想而装扮成蚩尤的人”,因为蚩尤时已兵败被擒杀,不可能为黄帝所得。蚩尤族团强大,有八十一个诸侯,得益于他创立的农业文明、宗教法律及精于治兵等等,上面所讲的“修数十年”之“修”解为“励精图治”,印证了他是教化族民、管理社会的治世奇才,使得他成为该集团的精神领袖,以至于制服他即制服天下,而他战死后“天下复扰乱不宁”,黄帝命人装扮成他以诱天下万邦臣服。

蚩尤死后,其精神、其形象一直为历代君王所称颂,汉高祖刘邦起得天下后“令祝官立蚩尤之祠于长安。”而民间亦铸蚩尤像以怀念,《述异记》记载:“今冀州人提掘地得髑髅如铜者,即蚩尤之骨也。今有蚩尤齿,长二寸,坚不可碎。”同书亦载:“今冀州有乐名‘蚩尤戏’,其民两两三三,头戴牛角而相抵。汉造角抵,盖其遗制也。”足见,蚩尤不是司马迁所讲的“与其大夫作乱百姓”之徒,其 “明于天道”是得民心的,族人紧紧团结在他周围,在他的引导下暴发强大力量,征服自然、保族繁衍。

蚩尤之败及其“暴”我们应理性看待。那时候人类文明处于萌芽阶段,是“英雄时代”(恩格斯语),还没有明确的行为规范、没有明确的道德修为标准、没有明确的法律条框约束,加之因语言、风俗习惯等不同而缺乏必要的沟通,及生存环境极为恶劣,为生存为繁衍计,各自自顾,都在不计方法自保自谋,谁又说得上谁正义谁正统呢?其时各族团活动或迁徙都有军事目的,而蚩尤族团乃本土族团,其行为该属自卫范畴,《管子》载:“黄帝问于伯曰:‘吾欲陶天下而为一家,为之有道乎?’”《史记·五帝本经》载:“天下有不从者,黄帝从而征之,平者去之。批山通道,未尝宁居”;楚国是蚩尤后裔建立的王国,其思想、精神是蚩尤的一脉相传③,《中庸》曰:“…宽柔以教,不报无道,南方之强也,君子居之。衽金革,死而不厌,北方之强也,而强者居之。④”儒家也间接说明苗蛮不蛮、蚩尤不“暴”。何况黄帝之“命于”蚩尤是名不正言不顺的,因他还没摄政,尚受命于同父异母兄弟炎帝,他只是能力强、名望上升中人。《 周书·尝麦解》曰:“昔天地之初,诞作上后,乃设建典,名赤帝(炎帝)分正上卿,名蚩尤,于宇少昊,以临四方……”、《史记·五帝本纪》载:“蚩尤作乱不用帝命,于是黄帝乃征师诸侯,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遂禽杀蚩尤,而诸侯咸尊轩辕为天子,代神农氏是为黄帝。”

就算文明的今天,国与国之间为一些事情,谈判谈不成时,也是武力解决,何况乎,5000年前。

更何况,那时还没形成民族,更谈不上阶级、国家,大小氏族、大小部落互相兼并、融合形成部落联盟,而由以部落联盟为中心到以国家为中心,由野蛮到文明,是历史发展的过程,这些以“涿鹿之战”为起始点。

所以,学术界已有人认定蚩尤为华夏三祖之一并朔其像以后人瞻仰,及举办“炎、黄、蚩三祖文化研讨会”,这是政治透明社会进步的表现、是人们用历史唯物观研究历史的结果。

也有人以蚩尤是神话传说人物为由而否定历史上有之,笔者认为蚩尤此人根本就存在,若单从蚩尤被神化这一点来断定蚩尤仅是神化传说人物是没有根据的,我们不也把黄帝和某建国伟人神化了吗?不可否认,是民间把他们神化起来,而历史本来就来自民间。人民把自己所敬爱的,具有非凡创造力和人格伟大的人神灵化、把厌恶的人妖魔化,这是他们的意愿,谁也不能否定。何况,蚩尤战败后,其后裔被剥夺了对他怀念的权力,他们崇拜枫香树,因为该树最高大,象征他们心中的英雄蚩尤。后来,部分族人向外突围,从此奔波、隐匿几千年,没文字无一统的语言,于自己的历史只能口传,而文化先进族团写的又是“钦定历史”,苗人自己除了死记是蚩尤“苗裔”外,其它的已零零碎碎了……

笔者阅读过一些关于苗族语言及历史传说的文章,惊奇地发现各地苗语及传说有共同之处:

1.不管哪里的苗族,都一致认同蚩尤是他们人文初祖:湘西及周边省苗族称蚩尤为“剖尤(pou??youw)”,意“尤公”;云南文山的“蒙蚩尤”,用湘西话译为“苗蚩尤”,“蒙”即棕竹,于此指竹笋,而竹笋苗语为“苗(miah)”,苗族用“苗”定族名,意为“同一竹子生发”;美国苗人亦自认他们先祖居住在一个叫“涿”的地方,后来他国皇帝赶他们走,而这个地方就是今天的涿鹿。

2.笔者自小听说我们以前住在黄河边;乾嘉年间湘西吴八月领导苗族人民反清起义,打到沅陵见到“大河”,以为到了黄河报了仇,就撤兵回乡;而贵州关领苗族自治县苗族口传历史中的“蚩尤坝”之“坝”,意思是“铺开”、“宽阔”,意为“蚩尤平原”,蚩尤平原即今天的黄河平原。

3.黔西北、滇东北把炎黄叫“沙召觉地望”,“沙召”即“讨饭”,意为“讨饭的炎黄”,因为炎黄联手抢夺了他们富饶的“蚩尤平原”,把他们赶往蛮荒之地。

4.各地苗族及同系他族都椎牛祭神,因为蚩尤首创农业耕作,及用牛角牛皮做最原始的战甲,牛是他们的图腾,他们用最珍贵的祭祀品祭天地和先祖。

5.各地苗族及同系他族都崇拜枫香树,那是他们不能公开拜祭蚩尤,无奈何用高大象征的枫香树来拜祭⑤;湘西有一套古老的拳术叫《蚩尤拳》,据言是为纪念蚩尤而创编。

6.古今中外,苗族不与人结盟,这是他们骨子里生就的阳刚之气,自蚩尤而现在都如此,这是他们悲剧所在。

7. 据专家考证,涿鹿及周边居民有近万户、5万余人生活习俗与南方的苗族、瑶族等少数民族⑥有相通之处,如戴银饰⑦及婚嫁等,这与史书记载:“黄帝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留其民于涿鹿之阿”相符。

8.词语“逐鹿中原”,原意应为“炎黄蚩诸族团于涿鹿一带角逐争战,抢夺地盘和食物”。

9.清乾隆年间,苗族最后的文字(契形文)被销毁了,此是刻意消灭苗族历史。(贵州雷山尚有20几个被疑为苗文的文字,无法破译。)

10.央央华夏56个民族,只有苗族逆反儒家正统,一直死死认定蚩尤是他们的人文初祖。

11.几千年来对蚩尤、苗族的打压和封杀,是懂点历史的统治阶级刻意让苗族不“名正言顺”,刻意隐瞒苗族历史达到美化“自己”的目的。

综上所述,结合《史记》等记载,蚩尤此人是存在的,经过五千多年的演化和“钦定历史”的歪曲,原来形象发生了改变。

?(

注释:

.《初学记》引《归藏·启筮》载:蚩尤“登九淖以伐穷桑。”《帝王世纪》载:少昊“邑于穷桑,以登帝位,都曲阜。”儒书《尚书》曰:“蚩尤惟始作乱,延及于平民。”《大戴礼记》曰:蚩尤“众人之贪者”、“及利无义”、“愍欲而无厌者”。

.“西北荒有人焉”指苗民。

.《史记》载:吴起云:“三苗之国,左洞庭而右彭蠡。”《史记·楚世家》载:熊渠曰:“我蛮夷也,不与中国之号谥。”熊渠姓芈,周夷王(前885-878)时得长江、汉水百姓拥戴立王建国,即楚国;蛮夷又称荆蛮、南蛮,对苗人苗国的蔑称。

.见《中庸》之“子路问强”;南方指楚国,孔子曾赴楚国向老子问礼,归而说“我知道鸟能飞,我知道鱼能游,我知道野兽能跑,而野兽可以用网捕捉,鱼可以用线诱钓,鸟可以用箭射杀,至于龙,我不知道它怎样乘风上天,也就不知道怎样对付它;我见到老子,老子与龙太相象了!”

.《山海经·大荒南经》记载:“枫木,蚩尤所弃之桎梏,是为枫木。”“郭璞注:‘蚩尤为黄帝所得,械而杀之,已摘弃其械,化而为树也。’”

.苗族、瑶族、黎族等少数民族及部分汉族都是三苗、九黎的后裔。

.苗族有“无歌不成苗、无鼓不成苗、无银不成苗”之说。

参考资料:

1??国学网?(www.guoxue.com):《史记》、《中庸》等;

2.段宝林:《蚩尤考》;

3.伍新福:《论蚩尤》;

4.赵育大:《还蚩尤于历史公正》;

5.高蒙河:《蚩尤“作乱”与炎黄东进——中国史前史中一个错误的辩正》;

6.许顺湛:《蚩尤:威镇北方的一代英雄》;

7.向煦之:《蚩尤逐鹿中原与中华民族古代文明的关系》;

8.秦京午:《河北涿鹿是炎黄三祖会聚之地》;

9.《陈靖将军致胡绳同志的信》及《陈靖同志就“蚩尤问题”

给全国政协主席李瑞环同志写的信》。

2006.03.14于贵州省岑巩县文轩印刷厂

作者简介:

苗歌放颂,石远定,湘西吕洞山大岩人氏,婚后定居贵州;初中文化无职有“业”,爱看爱写些历史文章(主要是苗族的),写的东西多是“看”来的和“自己想法”之结合体,其观点“不够”成熟,论据“不够”充分,如若您有什么指正之处,可以联系,邮箱:miaogefangsong@sina.comqq:514349965

[责任编辑:苗岭的早晨]